首页 >> 修谱论坛 >> 正文

修谱论坛

解读《颜氏家训》

发布日期:2018-07-30  信息来源:百姓家谱网

          徐州市谱牒文化研究会郭氏委员会  郭景斌 

  

  《颜氏家训》是我国南北朝时期北齐著名文学家颜之推所撰写,距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。颜之推(公元531-591)身处乱世,一生颠沛流离,曾于侯景之乱和西魏伐梁时,两次被俘,饱受战乱之苦,目暏兴衰之变。他既有从仕宦人家跌入困顿境遇的亲身感受,又有在乱世之中以求自保并使家门不衰的成功经历。他以自己的经历感受,为教育子孙后代,所写的《颜氏家训》直接开后世“家训”的先河,被称为“古今家训之祖”。

   《颜氏家训》共分七卷二十篇,第一篇《序致》是全书的序言,最后一篇《终制》则是题跋,中间十八篇,分别为:《教子》《兄弟》《后娶》《治家》《风操》《慕贤》《勉学》《文章》《名实》《涉务》《省事》《止足》《诫兵》《养生》《归心》《书证》《音辞》《杂艺》。

  《颜氏家训》(以下简称《家训》)留给后人许多可以借鉴和传承的东西,但由于时代关系,也有许多局限和偏见,需要现代人摒弃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  借鉴与传承

1、编写《家训》的目的在于教育后代、整肃家风。

  《序致篇》明确指出:吾今所以复为此者,非敢轨物范世也,业已整齐门内,提撕子孙”。“整齐门内”即树立正确的家风,“提撕子孙”就是教育子孙后代。家风是要靠一代代传承维护的,首先要从孩子开始教育,作为老年人有教育子孙的义务。

  《序致篇》进一步阐明:同样的语言,因为是所亲近的人说出来,孩子就相信;如同部队,同样的命令,由自己所佩服的人发出的就容易执行(夫同言而信,信其所亲;同命而行,行其所服)。要禁止儿童的胡闹嬉笑,师友的训诫就不如阿姨的劝导;阻止俗人的打斗,圣人尧舜的教导,还不如妻子的劝解(禁童子之暴道,则师友之诫,不如傅婢之指挥;止凡人之斗阅,则尧舜之道,不如寡妻之诲谕)。颜之推希望子孙后代能严格遵循《家训》,自信这本书上的语言要强于傅婢、妻子的话(吾望此书为汝曹之所信,犹贤于傅婢、寡妻耳)。

    2、对孩子的教育要从小做起

    所谓“从小”,就是指从孩子能感知人的表情、听懂人的语言时就开始教育。《教子篇》明确提出:“当及婴稚识人颜色、知人喜怒,便加教诲,使为则为,使止则止,比及数岁,可省笞罚”

  颜氏还鼓励“胎教”,这可能是最早提出胎教的书籍。《教子篇》 指出“古者圣王,有胎教之法,怀子三月出居别宫,目不邪视,耳不妄听,声音滋味,以礼节之”。这是指有条件的帝王之家,一般老百姓很难做到。在现代社会,人们对胎教并不陌生,其方法应与颜之推所提倡的差不多。   

3、父母对子女要威而有慈

  《教子篇》指出“父母威严而有慈,则子女畏慎而生孝矣”。“威”即是“严”,“慈”即爱。《教子篇》又指出父子之间要严肃,不可以轻忽;骨肉之间要有爱,但不可以简慢(父子之严,不可以狎;骨肉之爱,不可以简)

  父母对子女不能太娇惯放纵。颜之推在《教子篇》中谈自己的亲身体会说“我经常见到有的家长对子女只有爱没有教育,孩子要吃什么、要干生么,任意放纵,不加管束。该训诫的反而夸奖,该训斥责骂的反而嬉笑,久而久之孩子习以为常,认为就应该这样。等养成习惯了,家长才想到加以制止,这时,即使用皮鞭打的再狠毒,也树立不起父母的威严,愤怒的再厉害也只会增加怨恨,直到长大成人,最终会成为品德败坏的人”(吾见世间无教而有爱,每不能然,饮食运为,恣其所欲,宜诫翻奖,应呵反笑,至有识知,谓法当尔。骄慢已习,方复制之,捶挞至死而无威,忿怒日隆而增怨,逮于成长,终为败德)

    父母对子女不能偏爱。颜之推认为:“人们爱孩子,很少能做到平等对待的,从古到今,这种弊病一直都有。其实,聪明俊秀的孩子固然使人可爱,顽皮愚笨的孩子也应该加以怜悯。那种有偏爱的家长,对所偏爱的孩子虽然想厚待他,相反却会给他招来祸殃(贤俊者自可赏爱,顽鲁者亦当矜怜。有偏宠者,虽欲以厚之,更所以祸之)

    4、要处理好兄弟关系   

  兄弟关系不同于一般关系,《家训》专列“兄弟篇”加以论述。作为一个家庭,首先是夫妻关系,其次是父子关系,然后是兄弟关系(含姊妹关系)。作为一个家族,上下九族,都缘于这三种关系,因此处理好兄弟关系至为重要。 

  兄弟是形体虽分而气质相连的人。从小父母左手牵右手拉,前拉襟后扯裙,吃饭同桌,衣服递穿,学习用同一册课本,游玩去同一个地方,即使有胡闹调皮的,也不可能不友爱(兄弟者,分形连气之人也。方其幼也,父母左提右挈,前襟后裾,食则同案,衣则传服,学则连业,游则共方,虽有悖乱之人,不能不相爱也)。父母一旦去世,则兄弟就是最亲的人了(二亲既殁,兄弟相顾,当如形之与影,声之与响,爱先人之遗体,惜已身之分气,非兄弟何念哉) 

  兄弟关系与其他人关系不同。要求过高了则容易产生埋怨,住的近了又容易产生摩擦(兄弟之际,异於他人,望深则易怨,地亲则易弭)。年幼时尚好亲近,长大后各自娶妻生子,关系再好的兄弟也难免疏远。加上妯娌之间,最容易产生争执,这样家庭矛盾就不可避免(及其壮也,各妻其妻,各子其子,虽有笃厚之人,不能不少衰也。……娣姒者,多争之地也)

  如何避免兄弟之间的矛盾,颜之推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:首先防微杜渐,有了小矛盾要及时解决,就像房子有了麻雀窝、老鼠洞要及时防备,小洞透风要及时修补,不至于到墙倒屋塌不可收拾的地步(譬犹居室,一穴则塞之,一隙则涂之,则无颓毁之虑;如雀鼠之不恤,风雨之不防,壁陷楹沦,无可救矣)。其次,要有宽恕和原谅之心,把兄弟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(若能恕己而行,换子而抚,则此患不生矣)。

   5、男子丧偶后再婚要慎重 

  《家训》将男子娶小老婆或丧偶后再婚称后娶,专设《后娶篇》。现代社会娶小老婆已被法律禁止,但男子丧偶后再婚或离异后再婚却不少见,对此,也可以称“后娶”。

    颜之推对“后娶”的态度是否定和谨慎的。开篇即列举了两个例子:一是妻子死后再娶的例子:吉甫是个贤明的父亲,其子伯奇也很孝顺,以贤父对待孝子,一直保持很好的关系,但是由于后妻的挑拨离间,儿子伯奇被放逐外地。二是两个妻子死后没有再娶的例子:曾参老婆死了,对儿子说“我不如吉甫,你也不如伯奇”。王骏的老婆死了,他对别人说“我不如曾参,儿子也不如曾参的儿子华、元”。因此他们俩均终身不再娶。(吉甫,贤父也。伯奇,孝子也。以贤父御孝子,合得终於天性,而后妻之,伯奇遂放。曾参妇死,谓其子曰:“吾不及吉甫,汝不及伯奇。”王骏丧妻,亦谓人曰:“我不及曾参,子不如华、元。” 并终身不娶)。颜之推告诫子孙说“有些作后母的虐待孤儿,离间前妻之子和其生父的骨肉之情,弄得伤心断肠的人多的数不清,对此一定要谨慎啊(其后假继,惨虐孤遗,离间骨肉,伤心断肠者何可胜数。慎之哉!慎之哉!)

  颜之推还以江左与河北两地人因后娶带来的悲剧来警惕后人。江左不避忌庶妾,大老婆死了以后,多由小老婆主持家务,带来许多矛盾;河北人鄙视小老婆,必须妻子死亡之后才可以娶小老婆,有的甚至重娶三四次,这样造成小老婆比前妻生的儿子还小,因此前妻生的孩子与后妻生的孩子,争财产、争贵贱、争官位继承等,习以为常(江左不讳庶孽,丧室之后,多以妾媵终家事。……河北鄙於侧出,不预人流,是以必须重娶,至於三四,母年有少於子者。衣服饮食受及婚宦,至於士庶贵贱之隔,俗以为常)。更有甚者,丈夫死后有的为此打官司告状,互相攻击,子诬母为妾,弟称兄为奴,宣扬先人的劣迹等(身没之后,辞讼盈公门,谤辱彰道路,子诬母为妾,弟黜兄为佣,播扬先人之辞迹,暴露祖考之长短,以求直己者,往往而有,悲夫)!这都是门户之祸,真是可悲啊!   

  6、家庭教化,上行下效。

  颜之推在《治家篇》提出了治家的基本理论和方法是就是“教化”,这种“教化”就是“风化”,是靠上行下效来实现的(夫风化者,自上而行于下者也,自先而施于后者也)。家庭成员的关系主要是父子、兄弟、夫妻。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、夫义妻顺是基本要求,而要达到这一要求,就必须自上而下、由先到后。否则会“父不慈则子不孝,兄不友则弟不恭,夫不义则妻不顺”。至于父虽慈而子要叛逆,兄虽友爱而弟却傲慢,夫虽仁义而妻子却刁蛮,那就是天生的凶恶之人,要用刑罚杀戮使他敬畏,而不是用一般教诲使之改变了(父慈而子逆,兄友而弟傲,夫义而妇陵,则天之凶民,乃刑戮之所摄,非训导之所移也)      

  颜之推主张对子女、家人也不能太放纵,该惩罚的也要适度惩罚。认为如果废除愤怒和鞭打,童仆的过错马上就会出现;刑罚如果适用的不恰当,老百姓就会无所措手足,治家的宽仁和严格,与治理国家是一样的(笞怒废于家,则竖子之过立见;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措手足。治家之宽猛,亦犹国焉)    

    7、治家之道,贵在勤俭

  颜之推提倡治家要勤俭。他引用孔子的话“奢则不孙,俭则固。与其不孙也,宁固”。就是说奢侈了就不恭顺,节俭了就固陋,与其不恭顺,宁可固陋。并说“只要有周公那样的美德,既骄傲且吝啬,别的就不值得称道了”(如有周公之才之美,使骄且吝,其余不足观也已)。他认为俭是合乎礼节的节省,吝啬是对困难危急也不体恤。节俭而不吝啬,这样就可以了(然则可俭而不可吝已。俭者,省奢,俭而不吝,可矣)

  他举例子教育子孙俭不可啬:裴子野对远亲故旧,饥寒不能自救的都收养下来,自己家里虽然清贫,但遇到水旱灾害,尚能设粥施舍,从不厌烦(裴子野有疏亲故属饥寒不能自济者,皆收养之。家素清贫,时逢水旱,二石米为薄粥,仅得遍焉,躬自同之,常无厌色)。他又举了贪而吝啬的例子:京城有位将军,贪欲很大,家里佣人八百还要凑满一千,早晚每人生活费用以十五钱为标准,来了客人,也从不另增加。待他犯罪被处死时,家中的衣服鞋子堆了一屋子,其余财宝多的数不清(邺下有一领军,贪积已甚,家童八百,誓满一千,朝夕每人肴膳,以十五钱为率,遇有客旅,更无以兼。后坐事伏法,籍其家产,麻鞋一屋,弊衣数库,其余财宝,不可胜言)。他还举了一个富而吝啬的例子:江南有一个富户,深藏广蓄,性格非常吝啬,以至女婿来了吃饭还计较酒肉并责怪女儿。后来他死后,几个儿子为了争夺财产,竟发生的兄杀弟的事情(南阳有人,……性殊俭吝。冬至后女婿谒之,乃设一铜瓯酒,数脔獐肉,婿恨其单率,一举尽之,主人愕然,俯仰命益,如此者再,退而责其女……,及其死后,诸子争财,兄遂杀弟)    

    颜之推认为,节俭主要是生活用品。吃、穿要布衣、粗食(生民之本,要当稼稽而食,桑麻以衣)。其他用品也应自己生产(蔬果之畜,园场之所产;鸡豚之善,树圈之所生。复及栋宇器械,樵苏脂烛,莫非种殖之物也。至能守其业者,闭门而为生之具以足),满足生活所需就可以了,不要追求更多享受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 8、子女婚姻不可论财 

    颜之推教育子孙说:子女结婚要找贫寒人家,这是当年祖宗靖候留下的老规矩,不可不遵守。近代人嫁娶有接受彩礼出卖女儿的,或赠送好的衣物购买儿媳的。这些人互相比量家族门庭势力,计较钱财多少,这和做买卖的没有什么区别。这样做的结果,往往是找的下流的女婿,或者是娶进的是狂傲的儿媳妇。这都是贪荣求利招来的耻辱。对于这样的事,能不谨慎吗(婚姻素对,靖候成规。近世嫁娶,遂有卖女纳财,买妇输绢,比量父祖,计较锱铢,责多还少,市井无异。或猥婿在门,或傲妇擅室,贪荣求利,反招羞耻,可不慎欤)?话虽不多,却很忠恳,直到今天仍具有实际意义。

  9、待人接物行为要检点

  人生活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,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,在人与人交往中,颜之推教育其子孙要检点。这包括:对人的称呼要根据不同时期、不同的对象而改变(昔候霸之子孙,称其祖父曰家公;陈思王称其父为家父,母为家母。……昔者,王侯自称孤、寡、不谷。……虽孔子圣师,及闸人言皆称名也。后虽有臣、仆之称,行者盖亦寡焉。江南轻重,各有谓号。……北人多称名者,乃古之遗风。吾善其称名焉),对此,要因人、因地而异。还有的有许多避讳,如有的避讳“审”字,朋友写信不能带“沈”;江南有为小孩过周岁进行“试儿”的习惯(江南风俗,儿生一期,为制新衣,盥浴装饰,男则用弓矢纸笔,女则刀尺针缕,并加饮食之物,及珍宝服玩,置之儿前,观其发意所取,以验贪廉愚智,名之为试儿)。有的地方人死后某天要“回煞”,这一天子孙要逃避到外边去(偏傍之书,死有归杀,子孙逃窜,莫肯在家;)……,对这些不尽人情的事,读书人应加以弹劾检举。   

  还有结拜异姓兄弟之事,也不能太随便,一定要志同道合才可以,一旦结拜,就应将结拜人的父母视为自己的父母。有的不讲是非,随便结拜,甚至把父辈的结为兄弟(四海之人,结为兄弟,亦何容易,必有志均义敌,令终如始者,方可议之。一尔之后,命子拜伏,呼为丈人,申父交之敬,身事彼亲,亦宜加礼。比见北人甚轻此节,行路相逢,便定昆季,望年观貌,不择是非,至有结父为兄、托子为弟者),这些也应慎重。  

  10、要远小人近君子

  《家训》专设“慕贤篇”,即仰慕贤才。仰慕贤才就是要向贤人学习。颜之推教育子孙要多结交有德行的人,向贤人学习。“千载一圣、五百年一贤”,可谓圣贤人之稀少。如果遇到世间少有的君子,怎不攀附敬仰啊(傥遭不世明达君子,安可不攀附景仰之乎)! 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接交圣贤的好处:我生于乱世,成长在兵马之间,迁移流亡,遇到名流贤士,没有不心醉神迷地向往仰慕的(吾生於乱世,长於戎马,流离播越,闻见已多,所值名贤,未尝不心醉魂迷向慕之也)

  仰慕贤人的目的是为了向贤人学习,特别是年轻人,性情未定,多与贤人接触,一言一行一举一动,虽然无心学习也会受到贤人熏陶,潜移默化,自然就能从贤人身上学到许多东西(人在年少,神情未定,所与款狎,熏渍陶染,言笑举动,无心於学,潜移暗化,自然似之)。他有句名言“是以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自芳也;与恶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自臭也”。就是说“近墨者黑,近朱者赤”。 

   11、学习是人的终生大事 

  《勉学篇》是全书的重点篇章,包括学习的重要性、学习内容、学习态度、学习方法,有许多地方可以供我们现在借鉴。

  (1)人人都需要学习,不学习难以立身。自古圣贤的帝王还需要勤奋学习,何况是普通百姓(自古明王圣帝,犹须勤学,况凡庶乎)!士大夫子弟,从小没有不学习的,待稍大些,更应加倍教训引导,有志向的经过磨炼,成就士族的事业;没有志向的,从此怠惰,就成为庸人(士大夫之弟,数岁已上,莫不被教,……及至冠婚,体性梢定,因此天机,倍须训诱。有志向者,遂能磨砺,以就素业;无履立者,自兹堕慢,便为凡人)。人生在世应当有专业追求:农民则商议耕稼,商人则讨论货财,工匠则精造器用,搞技艺的则考虑方法技巧,武夫则练习骑射,文士则讲究议论经书(人生在世,会当有业,农民则计量耕稼,商贾则讨论货贿,工巧则致精器用,伎艺则沉思法术,武夫则惯习弓马,文士则讲议经书)     

  (2)要端正学习态度。学习不是为读书而读书,而是为了懂得怎样做人,(夫所以读书学问,本欲开心明目,利於行耳)。学习不仅要学习专业知识,更重要的是品德修养。品德修养即“修身”,只有修身,才能“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。他谈到要使那些不懂得孝敬父母、不懂得侍奉君王的、骄傲奢侈的、一贯吝啬的、遇事怯懦的、暴躁野蛮的,通过读书学习可得到改正、收敛。培养孩子不仅要成才,更重要的是要成人。 

  (3)在学习内容上,颜之推主张博学,向有实践经验的人学习有用的东西。他认为不管是务农的、做工的、经商的、当仆人的、做奴隶的,甚至钓鱼的、杀猪的、喂牛牧羊的,都有显达贤明的,可以作为学习的榜样,博学寻求,没有不利于成就事业的(农商工贾,厮役奴隶,钓鱼屠肉,饭牛牧羊,皆有先达。可为师表,博学求之,无不利于事也)

  (4)既要重视从小学习,也要重视老来学习。颜之推认为:人生在幼小的时期,精神专一,长大以后,思虑分散,所以就该早早教育,不要失掉时机(人生小幼,精神专利,长成已后,思虑散逸,固须早教,勿失机也)。但有的人因为各种原因,壮年失学,因此还该晚学。他举了好多晚年重视学习,学有所成的例子,说明要活到老学到老。他有一句名言“幼而学者,如日出之光;老而学者,如秉烛夜行。”而秉烛夜行总比不行要好把。 

   12、要修身立名,不可欺世盗名。

  一个人的名声与他的品德和实际才能的关系,是形与影的关系。德才好的人,其名声必然好;容貌美丽的人,其影必然美。品行不好的人想要有个好的名声,就好象长的很丑的人想借用一面镜子照出美丽的影子(名之与实,犹形之与影也。德艺周厚,则名必善焉;容色姝丽,则影必美焉。今不修身而求个名於世者,犹貌甚恶而责妍影於镜也。)

   颜之推认为:人有三种,名声的取得也有三种方式。即上士忘名、中士立名、下士盗名。忘名,就是体道合德,享受鬼神的福佑,名声不需要去求也是好的;立名,就是修身慎行,靠自己的行为赢得荣誉,而不是靠别人让的;盗名,就是外朴内奸,谋求浮华的虚名,好的名誉象偷来的一样(忘名者,体道合德,享鬼神之福祜,非所以求名也;立名者,修身慎行,惧荣观之不显,非所以让名也;窃名者,厚貌深奸,於浮华之虚称,非所以得名也)。忘名者少见,盗名者君子所不为,要想有好的名声,唯一的办法就是靠修身养性。

  颜之推用自己的亲身见闻教育子孙不要欺世盗名,说“我见到世上有的人,到处播扬自己的清名,暗地里却加倍收取别人的钱财,信誉昭著却名不符实,其实是自相矛盾。一旦被别人观察的真切,那种巧作为就会招来更大的羞辱,还不如拙而诚实(吾见世人,清名登而金贝入,信誉显而然诺亏,不知后之矛戟,毁前之干橹也!……一为察之所鉴,巧伪不如拙诚,承之以羞大矣)。近来有个大贵人,以孝道著称,在为父母居丧时,故意用毒品巴豆涂脸,使脸面长出疮来,以显示哭的多么厉害。由于他这种伪装被揭露,反而毁掉了原来的好名声,这都是贪名不足的结果啊(近有大贵,以孝著声,前后居丧……而尝於苫块之中,以巴豆涂脸,遂使成疮,表哭泣之过……,以一伪丧百诚者,乃贪名不已故也)     

  13、民以食为天,不可不重视农业生产。

  颜之推在《涉务篇》中首先指出:士君子处世,贵在做些有益的事物,不图高谈阔论,左琴右书,浪费君王的俸禄、地位(士君子之处世,贵能有益於物耳,不徒高谈虚论,左琴右书,以费人君禄位也!)

  南北朝时期,由于战乱和朝政更迭频繁,朝庭只重视六种人才:一,朝政管理人才,二、文史臣子,三、军旅臣子,四、藩镇之臣,五、外交之臣,六、建筑方面的臣子(国之用材,大较不过六事:一则朝廷之臣,取其鉴达治体,经纶博雅;二则文史之臣,取其著述宪章,不忘前古;三则军旅之臣,取其断决有谋,强干习事;四则藩屏之臣,取其明练风俗,清白爱民;五则使命之臣,取其识变从宜,不辱君命;六则兴造之臣,取其程功节费,开略有术),不重视农业生产。随着晋朝复兴,南渡过江,流落他乡,已有八九代了,这些官员从来没有人从事过农业生产,完全依靠俸禄供养,即使有的官员家中有地,也多是由仆役耕种。从没见过他们挖一块土地,插一次秧苗,不知何时播种,何时收获,又怎能管理农业生产呢(江南朝士,因晋中兴,南渡江,卒为羁旅,至今八九世,未有力田,悉资俸禄而食耳。假令有者,皆信僮仆为之,未尝目观起一拨土,耕一株苗;不知几月当下,几月当收,安识世间馀务乎)? 于是颜之推大声疾呼“民以食为天”!他说“古人深刻体验务农的艰辛,而且将粮食看成很贵重的东西,从根本上来管理国家的务本之道,老百姓没有饭吃,父子连三天也活不了”( 古人欲知稼穑之艰难,斯盖贵谷务本之道也。夫食为民天,民非食不生矣,三日不粒,父子不能相存)。随之他进一步阐明:粮食生产要经过耕种、锄草、收割、贮存、春打、扬场等几道工序,才能放存粮仓,怎么可以轻视农业而重视其他细小事业呢(耕种之,休组之,对获之,载积之,打拂之,簸扬之,凡几涉手,而入仓廪,安可轻农事而贵末业哉)   

   14、正确对待养生 

   “养生”是人们常议论的事,也是自古以来人们所关注的事。《养生篇》是一千多年前颜之推对养生的见解,很有参考价值。

  养生不是修仙成道。古时人们把“修仙成道”看成是养生,颜之推认为:得道成仙的事,不能全说成是虚假的,只是人的性命长短取决于天,很难说谁会碰到好运还是厄运。人生在世,小时要奉养父母,大了有子女、妻子需供养,衣食住行大小事务要操劳,想要隐居山林,超脱凡人,千万人中遇不到一个。加上修仙之术需要金银、器具,更不是贫人所能做到的。学道的多如牛毛,成功的人稀如鳞角,华山之下,白骨多如野草。纵然成仙,也还不免死亡,哪有顺心如愿的道理(神仙之事,未可全诬;但性命在天,或难钟值。人生居世,触途牵絷;幼少之日,既有供养之勤;成立之年,便增妻孥之累。衣食资须,公私驱役;而望遁迹山林,超然尘滓,千万不遇一尔。加以金玉之费,炉器所须,益非贫士所办。学如牛毛,成如麟角。华山之下,白骨如莽,何有可遂之理?考之内教,纵使得仙,终当有死,不能出世,不愿汝曹专精於此)。所以,他告诫自己的子孙们,不要去做这种事。 

  对于正常的养生,颜之推是支持的。正确的养生是指“爱惜保养精神,调理护养气息,起居有规律,穿衣冷暖适当,饮食有节制,吃些补药滋养,顺着本来的天赋,保住元气,不致于夭折”,如果这样,我没有什么可说的(若其爱养神明,调护气息,慎节起卧,均适寒暄,禁忌食饮,将饵药物,遂其所禀,不为夭折者,吾无间然)

  学养生的人首先应该考虑避免祸患,保住性命。有了性命,然后才得以保养它。颜之推举了两个例子:一是单豹,很注重养生,但不注意防备外界的老虎会伤人,结果被饿虎吃掉;另一个是张毅,很重视防备外来的侵害,结果死于内热病(单豹养於内而丧外,张毅养於外而丧内,前贤所戒也)

  生命值得珍惜,但也不能苟且偷生。如遇到危险的事情,卷入祸乱之地,为保存自己生命而伤害别人,藏恶念而致死,实在另君子所痛惜。如果干忠孝的事而被害,做仁义的事而获罪,丧一身而保全家,捐躯以为国家,这些都是君子所不受责备的(夫生不可不惜,不可苟惜。涉险畏之途,干祸难之事,贪欲以伤生,谗慝而致死,此君子之所惜哉!行诚孝而见贼,履仁义而得罪,丧身以全家,泯躯而济国,君子不咎也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  15、谦受益,满招损,知足者常乐。

  《止足篇》讲的“停止满足”,在物质生活上,需要的已经得到满足了就应该停止索求。本篇开头就说“欲不可纵,志不可满”。宇宙很大总有个限度,但人的情性却不知道穷尽。只有少欲知止,立个限度。颜之推说“我们的先祖靖侯告诫子孙说过,我们家是书香门第,世代没有出现过大富大贵,今后做官也不可超过二千石,婚姻不能贪图权势之家”( 宇宙可臻其极,情性不知其穷,唯在少欲知止,为立涯限尔。先祖靖侯戒子侄曰:“汝家书生门户,世无富贵,自今仕宦不可过二千石,婚姻勿贪势家)天地鬼神之道,都厌恶满盈。谦虚贬损,可以免除灾害(天地鬼神之道,皆恶满盈,谦虚冲损,可以免害)

    人的生活不要欲望太高。穿衣服的目的是在覆盖身体,以免寒冷;吃东西的目的是在填饱肚子,以免饥饿乏力。形体之内,尚且无需奢侈浪费,自身之外,还要极尽骄纵放肆吗(人生衣趣以覆寒露,食趣以塞饥乏耳。形骸之内,尚不得奢靡,己身之外,而欲穷骄泰邪)

   颜之推还拿周穆王、秦始皇、汉武帝作例子,说明贪得无厌必然遭到毁灭的道理(周穆王、秦始皇、汉武帝富有四海,贵为天子,不知纪极,犹自败累,况士庶乎?),警惕子孙们要知足。他还具体到家庭生活标准:以一家20口人计算,奴婢不能超过20人,有十顷良田、房子能遮风避雨、有车马可代步就可以了。家里存上几万钱财,以备急需,多余的钱财应拿出来做好事,散给穷苦的人(常以二十口家,奴婢盛多不可出二十人,良田十顷,堂室才蔽风雨,车马仅代杖策,蓄财数万,以拟吉凶急速。不啻此者,以义散之)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(二)  局限与摒弃 

  《家训》不是完美无缺的,其中,对有的问题的认识和论述甚至是错误的。这是由于颜之推所处的时代背景和个人的特殊经历所局限,今人应该摒弃。   

  1、《诫兵篇》称:颜氏家族中没有人靠带兵打仗来取得显贵的,即使有也只是一介武夫,更何况有的因带兵打仗得到厄运,有的起兵谋反被杀,均没有得到好的结果。所以,子孙后代都要记住好兵致灾的教训。    

  2、《教子篇》提出“上智不教而成”,《勉学篇》的“生而知之者上”,都是唯心主义先验论的反映。

  3、《治家篇》中提出妇女只可“主中馈,惟事酒食服之礼耳,国不可使预政,家不可使于盅”,完全继承了世俗中轻视妇女的传统偏见。他认为,即使“识达古今”,有见识的,也只可辅佐君子,助其不足,否则就像雌鸡晨鸣,以致招来灾祸。

  4、《归心篇》,作者深信佛教中的“前世、后世、今世”之说的因果报应,以此教育子孙,势必将人们导入宗教迷信的歧途。

  5、《杂艺篇》主张对“六艺”可以学,但不要精。他认为:书法不能过精,过精就会被人驱使;算术可以在学习别的本领的同时学算术,不要专门去学习它;医学方面,稍微了解一些药性,略为懂得如何配药,居家过日子能够用来急救也就可以了;琴瑟弹好了,身居下座为人演奏,以讨得残杯剩饭,备受屈辱,等等。他对子孙们说“我是不愿意你们去做的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