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修谱软件 >> 正文

修谱软件

谱牒数字化刍议

发布日期:2018-08-27  信息来源:百姓家谱网

 进入21世纪,人类迎来了一个数字化、信息化时代。各类信息都以数字化的形式,通过网络载体传播给广大读者。不仅政府公文、媒体新闻、企业文本以数据形态传播,在文史界,也广泛应用数字技术传播信息。上网搜索浏览,国学经典资料几乎应有尽有。谱牒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,近年来已逐步与数字化技术对接。不少大型图书馆启动谱牒数字化工程,各类族谱网站也雨后春笋般相继登陆互联网,可谓精彩纷呈。

谱牒数字化是必由之路。数字技术是时代发展的产物,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阶梯。它以传播迅捷、技术规范、成本低廉等诸多优势,逐步取代传统的信息传播方式。与其它文化形态一样,谱牒也终将步入数字化的行列,无法绕行。

只有走数字化之路,才能拥有更高的关注度。传统谱牒受印制成本的制约,大多篇幅繁浩,而印数很少,印制完成后束之高阁,被少数人珍藏,大多数人则无法分享编纂成果。有的家谱甚至分卷印发,一卷在手,难窥全貌。受众有限,其社会功用难以充分发挥。数字化解决方案以网络为载体,能有效降低成本,赢得更多受众,发挥更大效用。

只有走数字化之路,才能获得更广的参与度。目前,在多数年轻人心目中,谱牒是老年群体行为的产物,由老年群体发起组织,由老年群体实施编纂,阅读群体也以老年群体为主。数字化谱牒以网络为载体,贴近年轻人的阅读习惯,其开放的界面,适应年轻人参与编纂,通过年轻群体的参与,使谱牒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,从而在参与群体的角度变“夕阳文化”为“朝阳文化”。

只有走数字化之路,才能,使体例趋于规范化。谱牒是一种非官方著作,虽有旧例可循,但没有统一的规范。有些谱牒为了继承旧谱体例,落入拘泥的窠臼,有的为突出时代特色而创新,又难免步入歧途。千个师傅千个法,邯郸学步、东施效颦的现象屡见不鲜。走数字化之路,能够通过统一数据库结构来规范体例。

谱牒编纂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,工作量大,众手成谱,分散执行。由于普查、编纂者个体文化差异,即使有详尽的编纂方案,也难以完全贯穿始终。这样就给总纂带来麻烦,或将原始普查资料返回补充造成浪费,或导致成书质量的下降。使用数字化解决方案,能在很大程度上规范个体行为,将每个具体细节贯穿于工作过程中,由软件监督并提示编纂者的个人行为,把大多数错误消灭在中间环节。

世系表是家谱的主体部分,个人资料则是谱表中的基本元素。每个人的资料都有世次、性别、生卒时间等自然属性,也有文化、职业、婚配、生育、迁徙等社会属性。通常,谱表中将自然属性排在前,将社会属性排在后,但操作中往往因疏忽产生随意性,有的漏项,有的顺序不一致,数字化解决方案能够有效处理这类问题,一是通过软件监督提示杜绝漏项,二是无论录入先后次序如何,最终结果总是能够按照既定顺序输出。

只有走数字化之路,才能使检索入口便捷化。严格地说,谱牒是一种工具书。不是用来“读”的,而是用来“查”的。通常读者不需要通读全书,更多的是查找某一支某一房的特定群体资料,这就要求谱牒有便捷的检索入口,以方便查询。传统谱牒有其特殊的编排体例,许多读者不适应其编排方式,查阅往往不得要领。经过数字化处理,读者可以通过表单输入关键字查询,一键快速到达目标,使谱牒查询变得轻而易举。

只有走数字化之路,才能使谱牒更新快捷化。正常情况下,谱牒更新周期约为20年,遇上特殊年代,甚至数十年也得不到更新。即使是Z0年一个更新周期,也嫌时间过长,也会遗汇不少资料。使用数字化解决方案,谱牒能够即时更新,各族可视具体情况,指定专人,设定权限,将更新周期定为一年、半年、一月,想定多长就定多长。这样,出生、逝世的人口都能即时更新,婚配、迁徙等情况也能及时记录与反映。

综上所述,数字化谱牒较之传统纸质谱牒有着无可比拟的多方面优势,是谱牒发展文化的必然趋势。但同时也应清醒地认识到,谱牒数字化进程很难一蹴而就,还需要通过全方位、多层面的探索,从观念上彻底改变墨守成规的认识,着眼现状,放眼未来,积极为谱牒数字化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。从技术上逐步形成一套有操作性,可共享性、富开放性的成熟解决方案。

来自 中国家谱网